从MBA学生到国家队队员,她开启的人生副本令人不可思议

2023-10-08 文/周映彤 点击量:2405


半路杀出道,从一名朝九晚五且毫无运动根基的财务工作人员到国家赛艇队队员,参加世界杯、全国锦标赛、世界锦标赛、冲击奥运会资格赛,被国家体育总局授予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浙江大学2014MBA校友张晓雯的这段人生经历堪称逆袭

 

“全日制MBA的自由时间相对灵活,除了有趣的专业课,我还去蹭了如计算机、哲学、书法艺术、小提琴等课程。向前倒推十年,我都不相信自己将来会和职业运动挂钩,更不敢想象能冲击奥运会,对健身都没有概念,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伪文艺女青年。”

 

张晓雯说起她在浙大的这段学习和赛艇运动生涯时,语调格外顿挫,虽然已经拿到国内国际大大小小许多奖项,甚至曾与奥运一步之遥,但她依然感觉这段人生副本格外不可思议。

 


 


重回象牙塔,好奇宝宝如何结缘赛艇?

 

故事还要从2012年说起,彼时,张晓雯在北京做财务工作,就职于一家外资服装企业。财务这项工作,熟悉之后就会相对流程化,创新空间不大。我不想囿于此,还是想突破,想改变现状。借着北京丰富的学术资源,她每周都会去听讲座、看展览,因为天生好奇心比较强,无论是外交官谈印度见闻,还是日本寺院住持讲园艺……各式各样的我都会去听,每周大概能听4场讲座。

 

其时,正是一场浙江大学的招生讲座,让张晓雯重新燃起报考浙江大学的渴望,当年高考的时候,我最想考上的就是浙大,可惜差了2分。后来,工作期间她也曾去过一趟浙大,古色古香的城市与充满活力的校园都与她从前期待的一样让她欢喜,招生宣讲的内容其实已经记不太清,但那时就觉得,浙大在召唤我,去弥补遗憾。

 

缘分,再次被牵引。重回校园,学科齐全,实力强劲,校园生活丰富多彩……百宝箱般的浙大,让张晓雯好奇心与求知欲只增不减。百团大战上,我收了一路宣传单,一连报了20个社团。加入一个社团只需缴纳15元社团费,逛了一路,手上的数百元现金统统充公,从民族舞到国画、天体物理、太极拳等,每个社团的初次活动张晓雯都没有缺席,并依此作筛选。

 

全日制MBA自由时间还是充裕灵活的,我还去查了本科课程表,空下来的时间就去蹭了如哲学、视唱练耳、书画艺术、小提琴等课程。老师们都很好,只要愿意学,不违反课堂纪律,都会教学。她特别说起,在旁听计算机相关课程时,老师还专门为她录了一个新账号,无论是MBA中心还是学校,都是很棒的平台,包容、融合、鼓励探索,当你有一颗求学的心,没有师生会排斥。同时作为一所综合性大学,这更是一个充满无限机会的平台,只要你愿意去尝试,去突破,你的人生可能会出现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蜕变。正是在这样一个平台,张晓雯的人生正悄然开启另一个副本。

 

研二时,张晓雯参加并选拔进了欧洲高等商学院(ESCP)交换计划,远赴巴黎交换学习,这也是她与赛艇结缘的契机。

 

 

 

赛艇在欧洲很常见,就像国内的乒乓球一样。张晓雯身边恰好有一位爱好运动的同学,对方同她介绍时说起,这项运动在国内是王石(万科创始人)玩的,我那时候就想:那又如何?不就是划船么?王石玩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因着这股子好奇,张晓雯跟着这位同学来到塞纳河畔,我去的时候,赛艇学生俱乐部的报名其实已经结束了,但我还是厚着脸皮主动要求参与上了船。俱乐部的老师只会说法语来教学,我听不懂法语,还是当地同学热心地用英语翻译教我技术要领。本着不能给中国丢脸的心态,张晓雯初步学会了这项运动并坚持到了学期结束。

 

 

 

2017年,国际名校赛艇挑战赛恰好首次在杭州西湖举办。作为东道主,浙江大学需要派出男八、女八两支比赛艇,当时,校内几乎没有人了解赛艇,时间紧任务重,浙大水上俱乐部把我忽悠到参与集训的队伍里。那时,距离比赛开始仅剩两个星期,张晓雯来到千岛湖与省赛艇队一同训练,一天只做三件事,吃饭、睡觉、训练。手上长满了水泡,全身酸痛,睡觉翻个身都会被痛醒,但教练和省队运动员们大热天仍然陪着我们训练,让我连打退堂鼓都不好意思,要给学校争口气。这是张晓雯对赛艇职业运动员的初体验与初印象。最后浙大在这场挑战赛里的名次很可观,我们拿了第三名。后来也就成立了赛艇队。

 

 

海选进入国家队,从桨手到舵手

 

弄楫启真湖,共游与墨禽,清风拂动杨柳依依,也吹落银杏满地金。在比赛结束后的日常里,当不以比赛为目的训练时,才有心思去感受水面,我才感受到对这项运动的享受与热爱。

 

论文答辩刚结束,再度辞别象牙塔的美好时光,张晓雯本以为她与赛艇的故事也将就此画上句点。一张来自中国赛艇国家队的招聘公告恰巧引起了她的注意,是一则海选舵手的招聘信息,上面写着若被选上就有机会和国家队运动员面对面,有职业体能教练辅导,还有上奥运会的机会。在张晓雯初看来格外诱人的机会却像极了诈骗我想去亲自看看,去拆穿它!

 

通过两轮视频面试后,对方向张晓雯发出了试训练邀请,他们给的定位在武汉郊区,我本来是抱着的心态去的,但从高铁站打车过去时,越走越荒,我心里也开始有点慌。当时还同朋友说,如果两个小时内联系不到我就报警。直到车行至终点处,一转弯,湖北国际水上运动训练竞赛基地的门头出现,心才放了下来。

 



赛艇职业比赛对舵手的要求极高,舵手不只需要通过舵绳掌控方向,更重要的是掌控战术和节奏,给予桨手技术与精神支持。可以说,舵手就是艇队的灵魂。舵手错了就会全错。

 

首次作为舵手下水时张晓雯由于没有经过训练,我明明只是轻轻拉了一下舵绳,船就直接歪到了两个航道之外。她回忆起来,那时的状态格外茫然无措,在有经验的国家队桨手们的指导下终于让船顺利在航道内行进,当时很忐忑,在船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我这个好难。直到第六次下水训练时船和桨终于不出航道了,但她的状态依然十分紧绷。

 

那天,训练场上来了一位特别的人,他一直指挥着桨手,又问张晓雯船速数据,我当时暗自心慌无暇分心,只觉得这个声音好吵。训练告一段落,让张晓雯没想到的是,这位先生竟然特地在岸上等她,还问她下水打舵次数,鼓励她——“第六次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张晓雯坦言,当时自己的状态还很懵。后来才知道,这位先生就是中国赛艇协会的主席,也是他率先提出要从高校选拔舵手。

 

舵手,做为艇上的指挥官,不仅仅只是掌管方向,还需要有逻辑思维和对赛艇技术的理解,日常训练中要能跟专项外教直接交流沟通,国际比赛中要听得懂裁判的指令(通用语言都是英语)。之前省队培养的舵手大多是十一二岁就在运动队,没有受过系统学习教育,也缺乏英语沟通能力,出现过无法应对裁判的表现。国家队要以赛代练,走出国门与狼共舞,每年有5个多月都在国外训练,与别的国家队或者大学高水平队伍合练,需要舵手适应沟通和随机应变。因此,到高校招募舵手显得非常有必要。

 

 

重压之下,从舵手雯姐

 

艰苦训练的日子既让人度日如年,又转瞬即逝。初入国家队不到一个月,队伍就将出国参加世界杯比赛,她也将一道随行。最初张晓雯以为此行只是领导们想让她开开眼界,过渡交接一下,直到大赛在即,她才发现,队伍里并没有老舵手同行,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是要上场国际比赛的。意识到了角色转变,张晓雯正式成为中国赛艇国家队女子八人艇舵手,不得不独当一面。这要求她不仅在训练场上要持续提升作为职业舵手的能力,还需在完成训练后,总结训练数据和做口语翻译,并完成调艇工作。这之于没有任何基础的张晓雯而言,几乎处处都是难题障碍。

 

桨手可以在陆上模拟水上训练,但舵手只有与整支队伍下水时,才能训练打舵技术,这导致我的下水次数极其少,到正式比赛前,我只下水训练了30次左右。经验累积不够就找不到记忆感觉,如果不能把八支桨的力汇在一道,就会感觉船艇很沉,像黏在蜂蜜里。最糟糕的是,一开始我甚至对船艇沉不沉的状态毫无概念。调艇对于她而言也格外棘手,第一次调艇时,我既不认识几号扳手,也不知道该怎么调。彼时大赛在即,桨手们压力极大,容易对这个菜鸟新舵手诸多不满,甚至在训练场上直接言语不善。

 

当时,既要探索着做好舵手的本职工作,又要兼职队伍的翻译工作,每天从早上6点忙到晚上12点,两个月没有休过半天假。张晓雯的情绪也绷到了极点,这不是个人赛,也不是校级层面的友谊赛,而是国家级的比赛。舵手是船上的教练,是整条艇的大脑中枢,责任很大,我特别担心发挥不好,连累整条艇的成绩。她也曾悄悄哭过无数次,被经验老到的国家级桨手们揶揄后产生自我怀疑还一度打起退堂鼓,但领导们总给我戴高帽,说相信我可以的。我就信了,硬着头皮上。

 



耕耘不辍,收获不瘠。似一片海棉,她说,兼职翻译的过程本身就是现场案例学习;康复理疗虽然并非本职工作,却能让她与桨手们迅速建立信任;指挥船艇要谈问题说方法,舵手要解决的问题更复杂更综合,在浙大MBA的学习给了她更多综合能力和底气。当她越来越能够正确地给出解决方案,桨手也更信服,逐步愿意听指挥、强配合,从对她的称呼开始变化,从最初不客气的舵手”“张晓雯进化到晓雯”“雯姐。进度条加载至此,雯姐的首要任务就是不断加快再加快自身的反应速度,毫秒决定比赛胜负,不能犹豫,更不能出错。

 

回看一场场训练、赛事,队伍的成绩总起起伏伏。MBA专业学习形成的深度思考的本能让张晓雯不断寻找原因,做新的尝试,外教也很包容,他认为,我是最了解我桨手的人,所以也愿意采纳我的建议。例如赛前热身模拟快划、让大脑神经提前熟悉比赛节奏,这在以往是没有的。这些尝试也的确为队伍的整体状态带来了正向影响。

 

 

冲击奥运会,把自己当作一家企业去经营

 

要说赛艇生涯的巅峰,还要数奥运资格赛,男子八人赛艇项目竞争格外激烈,全球只有7支队伍能够入围奥运。张晓雯拼尽全力只为冲击奥运,连队员们都说,她是整个组里对奥运执念最深的人。那时候,参加奥运会就像启明星,指引着我。但人生终究难得常圆满,虽然我们集训时按照奥运标准来的,也有了一定突破,但我们在这方面测功仪实力确实还是不够过硬,最终与奥运失之交臂。

 

 

 

回望这段经历,对待竞技赛艇项目,之于她而言,当时并没有察觉有多热爱,接触这项运动之前,我连跑步都很少跑。训练也十分枯燥辛苦,过程其实痛苦大于享受。就像她说起在赛艇领域不断登攀的每一个关键节点,似乎都离不开机缘巧合”“赶鸭子上架”“责任使然等关键词,但时至今日,回望过往,追究初心几何、热爱与否,似乎都已经不再重要,那些闪闪发亮的日子,那些成长所得,以及回忆时藏在语音语调里的欢喜,已弥足珍贵。往事会随风去,但荆棘里开出的每一朵玫瑰都将被印刻在心上。赛艇如是,MBA学习亦如是。

 

在张晓雯看来,就读MBA最大的所得莫过于拓宽了人生的边界,像是给了我一把开启更多可能性的钥匙,让我敢于而后,敢于归零而后从零开始,敢于面对质疑,不被任何人所定义。”“虽然我没有企业,但我可以把自己当作一个企业去经营。张晓雯谈到,赛艇这一意外开启的人生副本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她的心理受挫阈值,竞技体育在过程中似乎没有享受可言。正常情况下,很少有人会在短期内持续承受高压。当身心痛苦达到极限,而后涅槃重生。我想,未来人生中很难再有能够将我打垮的挫折了。

 

说起未来,她坦言,因为打算生宝宝,短期内将以家庭为重,兼职赛艇教练,但面向更长期的未来她想考赛艇国际裁判,也许她会成立一个赛艇俱乐部,更好的传承竞技体育的精神和她在国家队的所学。将自己这家企业经营稳定后,再真正开始经营一家企业。这也是来自一位企业家朋友的提议。银安踏白马,飒沓如流星。多了一个副本便多一份人生选择。未来一切皆可期。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