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ICULUM

教学培养

2018英国访学札记(二)从批判性思维、品牌塑造到领导力,在剑桥来一场思维的碰撞

2018-04-12 文/MBA教育中心  点击量:2504

文/2017级 全日制MBA项目学生 徐清华


      在结束了伦敦证交所、帝国理工大学的学术交流和British Museum的文化之旅后,接下来的一站就是期待已久的剑桥大学了。

      在去往剑桥大学路上,随行的德子哥给我们细致的介绍着剑桥大学的历史,看着车窗外大片大片的草地与历史悠久的英式田园风格的建筑,烟雨朦胧里,散发着迷人的魅力。经过两小时的路程,顺利到达目的地。此次学校非常贴心,给我们安排了Clare College的学生单身宿舍,三层的英式小楼,一栋挨着一栋,木质的楼梯板,踩上去嘎吱嘎吱声,让人思绪飘飞,仿佛诉说着时间的故事,穿越时空,与历史的剑桥来了一场心灵的遇见。




学术交流篇

01

批判性思维

      说到批判性思维,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在浙大王彦君老师的授课情景。批判性思维,作为一门辩证关系思维,相比西方国家,由于语言环境因素,中国人的思辨能力是相对较弱的。这次访学,很有缘分能亲身体验到西方批判性思维的授课,是非常幸运的。

      为更深刻的理解批判性思维, Tim Whitmarsh教授从古希腊的地理、文化、科学谈起,到造船、航行技术的发展;从早期穆斯林哲学到文艺复兴,再到启蒙运动和现代的普通科学,深刻阐述了批判性思维的起源和发展。在互动环节,我们就批判性思维的教育和培养、职业经理人批判性思维的运用等方面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讨论。

      通过对批判性思维的历史梳理,深觉TimWhitmarsh教授对哲学很有研究,于是在互动环节我请教了一个有关哲学的问题: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讨论了什么会使人成为一个“有德行的人”,他认为每种美德都是两个极端的的中间点,例如勇敢是懦弱和鲁莽的中性词,他认为美德可以形容为不要太热,不要太冷,只要刚刚好。在中国《论语庸也》“中庸之道,不偏不倚”,由此看来,中西方在实际的人际交往中,“中庸”是个非常普遍的态度,对此西方人是如何看待这种“美德”的?Tim Whitmarsh教授表示,中西方的宗教是想通的,比如说两者在追求大众平等上,在人际交往中,中国讲究的是平衡,也是一种阴阳之说,而在西方,在追求的自由、民主基础上,个人更多追求的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和能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的层面,这就是中西方不同的地方。这一换位思考式的回答,让我耳目一新,深深感叹中国与英国的文化差异,以及中西方人们对价值观的不同见解。





02

中国企业打造国际品牌之路

      英式古朴的建筑风格、亮白的墙体,配上柔美的灯光和色彩明亮的油画,刚进教室的时候心情是非常舒畅。剑桥大学Judge商学院的尹一丁博士则为我们分享的主题是《中国企业打造国际品牌之路》,内容涉及中国品牌现状分析、品牌的核心特征、中国企业打造国际品牌的障碍和出路等部分。

      一开始,尹一丁博士展现了一个中国品牌知名度的调查结果:在西方国家里,中国品牌在西方人的知名度问题,只有华为这一品牌有些人知道,对于中国国内超高声望的阿里巴巴、格力、京东、腾讯等,却很少人知晓,即便他们处在全球品牌价值排行榜的前面。这一调研结果,让我犹如坐井之蛙,非常惭愧。2016年,马云曾在投资者大会中谈到:“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代工生产),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OEM,能生产出达到国际水平的优质产品,但没自己的销售渠道。当然,这也是中国代工厂现状:质量过硬,但没有自主品牌,导致出现了中国50个手机品牌的利润才能达到一个苹果手机品牌的利润的现象。因此,品牌自有很重要。

      那么品牌如何主张、如何传递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中国中宣部在纽约时代广场播放的一个中国宣传片,邀请大人物之多、花费之大,最终也只是让世人一脸的懵,不禁问道:“他们是谁?他们都站着做什么?他们想说什么?”这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尹一丁博士认为,品牌弱势是所有发展中国家企业的共同挑战。同时缺乏良性的企业文化也是中国企业的普遍问题。他表示,在负面的国家形象成为国际化发展重要障碍的情况下,培养用户洞察能力、具备文化同理心是中国品牌国际化的重要方法。此外,他还谈到未来将有90%以上的企业都会消失,未来智能时代带来的紧迫感与危机感,将鞭策着我们前进,但是未来智能化时代,人存在的尊严感怎样?价值感几何?我们都不得而知,这还需要未来的不断的探索。





03

战略领导力-如何避免决策中的偏见

      Sucheta Nadkarni,作为剑桥Judge商学院的唯一的女教授,则给我们分享的主题是《战略领导力-如何避免决策中的偏见》。Sucheta Nadkarni教授表示,传统战略管理是以市场为准,假定了人是理性的。然而实践中,人力资源关键性的决定了战略决策的有效性,因此,传统战略管理忽视了人对战略管理的作用。随后她以企业并购重组为例对锚定偏差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并给出了解决方案。

      在最后互动环节,我们还就战略决策管理修正锚定偏差是需要一个多元团队还是一个集权性团队进行了充分的互动,课程气氛非常热烈。




人文体验篇

      作为拥有800多年历史的剑桥大学,到处都是古老而美丽的英式建筑和精致小店,漫步于剑桥大学城里,仿佛处在一幅优美的油画里。

      作为人文参观第一站-国王学院,光哥特式建筑外表就让我惊叹不已。从北门而入,一踏入大门,大面积的垂直式花窗,玻璃里描绘的都是圣经里的故事,人物刻画靓丽而精美。再往前走便是礼拜堂,整个礼拜堂的扇形拱顶天花板则由极高的扶壁支撑而起。安静的置身于礼拜堂中,抬头仰望着耶稣神像,感受着神学与哲学的魅力。随后我们还随着富有经验的导游,游览了徐志摩诗中的康桥、Grasshopper Clock、圣乔治学院等等。还在兴致之余,走进著名的黑鹰酒吧,一边品味着英国国菜Fish & Chips,一边喝着DNA,体验当年Crick 和Watson 在老鹰酒吧宣布他们发现了“生命的秘密”的场景。

      不过,最让人感触深刻的当属卡文迪许实验室的参访,有着85岁高龄的前实验室负责人Archie Howie教授亲自为我们讲述卡文迪许实验室的历史。以及从建室以来,在卡文迪许实验室里发生的众多物理科学实验的事件经过。在不到150的历史里,就诞生了29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众多物理学知识里,有著名的电磁场理论、X射线、DNA双螺旋结构、天体物理学等等。走廊里,满墙的照片都是毕生从事科学探索的物理学家们。作为一个工科出身的我,深深为卡文迪许实验室对推动人类发展所作出的贡献而深深折服。最后,李悦燕校友送上了她自己亲手誊写,长达九米的书法作品以示感谢。





      虽然天公不作美,但在剑桥大学的最后一日,我们还体验了剑桥大学著名的Punching活动,不过撑船的是幽默风趣的英国小哥哥。雨中的康桥,别有一番韵味,当船经过徐志摩《再别康桥》石碑所处石桥时,朦胧的艺术情愫油然而生,沁彻心扉的浪漫气息弥漫在空中,让人陶醉。



      夜幕降临,雨后的空气,微凉而清新,钢琴房里传来的琴声,优雅而浪漫,美好而又短暂的剑桥之旅就在一片欢声笑语和恋恋不舍中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