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国际视野

浙大MBA英国访学札记(三):无中生有,道法自然 ——英国剑桥大学创新考察

2015-11-16 文/MBA教育中心  点击量:3687

/姚武杰 2015.9.6

最吸引我参加201578月间英国剑桥大学创新管理与国际金融研修的理由主要有三个:近距离探索剑桥现象,伦敦如何转型升级成功,保守绅士们如何玩转创新创业?


剑桥大学始创于1209年,是世界顶级研究型大学,公立研究型书院联邦制,校训是“此地乃启蒙之所和智慧之源”,800多年来培养了牛顿、达尔文、霍金等无数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剑桥大学培育出了10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全球之最。哈佛大学也是由剑桥大学校友约翰·哈佛1636年捐助创立的。被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称誉为“东方剑桥”的浙江大学,前身是1897年成立的求是书院,秉承求是创新精神,正努力向世界一流的大学迈进。


19世纪开始,英国进入工业急速发展期,伦敦工厂废气形成极浓的灰黄色烟雾,20世纪50年代最为严重,年均“雾日”多达50天。1952125日至10日,发生了“伦敦烟雾事件”。白天伸手不见五指,水陆交通几近瘫痪,随后导致12000人亡故。中国力争在2030年前把全国所有城市的PM2.5的年均值降到35微克/立方米,在2014年里实际数字是60微克/立方米。不过,即使是35微克/立方米依然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10微克/立方米。如今中国很多城市经历的“大城市病”,上世纪30年代也曾在伦敦轮番上演:严重的交通拥堵、环境污染、住房短缺,每日耗费两个小时在交通途中……如何减少环境污染、如何消除“大城市病”,也是我们急需解决的重大问题。


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一座座外墙爬满苔藓的古老基督教堂,那传统的古堡伦敦塔,那镶嵌了二点八米旧时大笨钟的议会大厦......无不显示出这个国家固守传统的风格。英国人似乎有些保守矜持,甚至有些顽固不化。要到这样的国度研修创新管理和国际金融,会有怎样的感受和收获?

 

退无可退,亡羊补牢

我们从杭州出发经香港转机飞往伦敦。杭州在中国一二线城市中,空气质量还算可以,在香港上空时,感觉外面空气明显好起来,开始对着机舱外拍照,等到了伦敦上空,外面则是美得让人窒息了,机舱外风景如画,一望千里,地面风力发电机、海面上的小船都清晰可见。飞机着陆出舱后,猛吸了几口老“雾都”的空气,却是那么的清新,再联想到生活必需的水、土壤、植被、森林,还有健康等,是否都要等到失去之后才知珍惜呢?

 


1 伦敦治雾前后环境对比(左侧为历史图片,右侧为手机实拍)

 

“伦敦烟雾事件”催生了世界首部空气污染防治法案《清洁空气法》,该法案1956年颁布后,伦敦治理雾霾开始见效。1968年以后,英国又出台了一系列空气污染防控法案,针对各种废气排放进行严格约束,并有明确的处罚措施,有效减少了烟尘和颗粒物。伦敦1975年的雾日减少到15天,1980年降到5天。1995年起,英国还制定了国家空气质量战略,规定各个城市都要进行空气质量评价与回顾,达不到标准的地区,必须划出空气质量管理区域,在规定期限内达标。英国政府的各种空气监测信息均向外开放,公民可援引《自由信息法》索取相关数据实施监督,主流媒体也经常监督。


伦敦市政府搞出很多抗污的创新创意,如在污染最重的玛丽勒博路与上泰晤士街投放由醋酸镁和醋酸钙构成的灰尘粘合剂,吸附空气中的微尘,能减少14%的空气污染。传统的排污源——工业企业必须自行承担排污造成的社会成本,高昂的成本迫使企业千方百计地减少排污,同时创新出了不少环保新技术。


“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工业化和城镇化只能先污染再艰难治理?伦敦的治污经验表明,污染并非获得财富的必然副产品,严苛的环境政策出台并没有导致经济恶化、收入减少,环境却越来越好,还促进了创意、创新、创业。


楼不在高,以人为本

20世纪60年代英国威尔逊工党政府提出了改善大学在国家产业活动中对创新的贡献的施政方针。美国斯坦福大学发展的例子也促使大学实验室和研究机构的负责人认识到科学与高技术产业的密切关系。1970年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在离市中心3英里的城市西北角建立了剑桥科学园,周围形成了高科技产业群,被称为“剑桥现象”(Cambridge Phenomenon)。园区吸引了上百家机构入驻,业务涵盖生物医药、IT、环境、能源、风险投资等多个领域,产生了很多突破性的创新和产品,先后产生了3i Merlin Ventures, Cambridge Consultants, Napp Pharmaceutical等多个行业翘楚,菲利浦、阿什利康、思杰、高通、拜耳等行业领导者纷纷到此设立研发中心。


在过去的40年中,剑桥科学园每年不断增加5000个就业机会,平均每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达到了6.3%,大大高出英国3.4%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园内创业企业5年存活率为97.4%,远远高于英国整体44.6%的水平。世界上医学和化学诺贝尔奖得主中有20%以上来自剑桥地区,集中了世界最具影响力的生物科技、制药、医疗器械公司。


剑桥科学园用自己的成功故事为世界各地科技园的发展树立了典范,这样的园区,想来应该大楼林立、非常气派的。园区的Patrick Horsley先生邀请我们实地参观时,我们迫不及待的掏出相机。而实际上,整个园区面积只有61.5公顷,建筑面积153289平方米,几分钟就走遍了,比中国多数科技园都要小。

 

2 剑桥科学园入口及建筑一瞥

 

Horsley先生说,有许多人来学习科技园的成功经验,但他们常把眼光盯在园区本身或基础设施上,而实际上最重要的因素是人,是学校科研人员与商业界之间的互动。如果有人想复制‘剑桥现象’或剑桥科学园的成功,他们不应该忽略人的因素。他们常常盖了许多大楼,建设了大量基础设施,却忘了人的作用。而实际上这一切都要从人开始。


博里塞维奇校长也说,“剑桥现象”的重要根源是学校为自己定有“奉献社会”的使命。他说:“我们向学生和研究人员灌输这样一种精神,如果做出一项发现,就有责任让整个社会从中受益。当然如果最后他们也能得到经济上的回报,那就更好。”


“大学不在大楼而在大师”,不仅适用于大学内在的科研和教学,还适用于大学衍生出的周边产业环境。而回顾剑桥大学的各个方面,处处都充溢着这种以人为本的精神,也许这才是这个“科学家摇篮”所蕴含的关键营养。


创业维艰,学者引路

关于科技园区建设从人开始,我们照片中的老先生是一位好榜样。他70多岁了,穿套平淡无奇的西服,未打领带,课前还在反复完善PPT课件,全程站着讲课,课间也不休息,耐心的与学生们互动交流,上完课自己背个双肩包,沿街自个步行蹓跶回家,不开车,不带助理,不时还被路上嬉戏的学生冲扰几下。

 

3 Chris Lowe教授

 

这位先生大名是Professor Chris Lowe, OBE, FREng, FInstP, FRSC,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工程学院、物理学会、化学会院士,多位英国首相的顾问,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好友,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座上宾。发表论文375篇,专著7本,专利100多项,培养博士生95名。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创办了11家公司,其中最早的一家公司市值已经超过10亿英镑,被誉为“英国最具创业精神的科学家”。


Chris Lowe教授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指出学者为何应该对创业充满热情。因为创业能够:$£¢(创造效益),香槟生活方式,将科研转化成有用的东西,创造就业,融入知识经济,进而在学术与商业之间形成无缝对接。他指出学者型创业者的关键特征包括:Knowledge(知识-大脑)Motivation(动力-臂膀) Passion(激情-胸膛)Fire(火热-心肠)


Chris Lowe教授用3T模型——Temperament (性情)+ Talent(才能) + Technique(技巧)——概括了学者型创业者其他素质要求。


性情包括: Passion(激情)Ego drive(自我激励)Mission(使命感)Motivation(积极)Dedication(奉献)Opportunism(突破常规)Urgency(紧迫感)Competition(竞争感)Responsibility(责任感)Performance(成就感)


才能包括:Creativity(创造力)Courage(决断力)Focus(专注力)Resourceful(足智多谋)Opportunity(把握机遇)Advantage(创造优势)Orientation(引领方向)Teambuilding(团队建设)Networking(社交能力)


技巧包括:Skill Set(技能组合)Experience(经验)Management of Temperament(情绪管理)Talent development(潜能开发)等。


创业维艰,Chris Lowe教授进一步指出学者型创业者要取得成功,所有的“P”一个都不能少。只有在Passion(激情)Purpose(目标)、People(团队)、Problem(问题)Plan(策划)基础之上,保持Patience(耐心)Persistence(恒心) Perspiration(勤奋)Perseverence(毅力)Pain(刻苦)Politics(权变),才有可能实现Possibilities(潜在价值)Profits(利润)Power(力量)Philanthropy(慈善)Pride(自豪)


无中生有,创意创新

学习考察剑桥科学园,很有必要感受一下园区所在地的创新创业整体氛围。


英国一直以来都给人传统、保守的感觉。殊不知,在当今英国社会,创新被认为是社会进步最重要的推动力。很多人也不知道创新创意产业(Creative Industry)是英国的支柱产业。 苹果、三星等著名公司的很多设计师甚至创意总监是英国人或者从英国大学毕业的。英国教育素以高质量和严要求而闻名于世,在全球前十大学排名中英国就占据了四席。英国人口虽不足世界总人口的1%,但却担负着全球5.5%的研发工作。那些免费但是水准极高的博物馆、常年经久不衰的歌剧和戏剧、受到政府保护的历史建筑等等,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像英国这样把历史和现代、保守与创新结合得如此之好


大多数人可能想不到,距离剑桥不远的伦敦还有很多名号——世界最棒的旅游城市(排在纽约和罗马之前),世界时尚之都、世界购物之都、世界早餐之都和世界奢华别墅之都等等。伦敦发展史上,有过两次堪称决定性的转型,才令伦敦成为了如今的世界金融中心和世界“酷都”。


伦敦的行政区划分为伦敦城和32个市区,最中心是伦敦城,之外的12个市区称为内伦敦,外层的20个市区称为外伦敦。伦敦城即大名鼎鼎的伦敦金融城,面积只有2.9平方公里(1.12平方英里)。就在“那一平方英里”的土地上,林立着500多家银行,800多家保险公司,占据了全球20%的跨境借贷、40%的非英国股票交易、32%的外汇交易、43%的衍生品场外交易,以及二级市场70%的国际债券交易。从制造业到金融业的转型,是伦敦重要的命运转折。上世纪70年代末,由于劳动力成本劣势和世界航运向深海港口发展的趋势,伦敦制造业和港口运输业发生了严重衰退,城市一片萧条。撒切尔主导的经济自由化改革,令伦敦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机遇。此后,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导的伦敦服务业,替代了制造业在伦敦经济中的重要地位。


伦敦的第二次转型,则是从金融之都向创意之都转变。1997年之后,伦敦大力发展创意产业,成为世界公认的“酷都”。在整个大伦敦地区,创意产业每年创收214亿英镑,占伦敦年度经济总增加值的16%。伦敦是全球三大广告产业中心之一,全球三大最繁忙的电影制作中心之一,享誉全球的国际设计之都,2/3以上的国际广告公司的欧洲总部设在伦敦……产业的发展,带动了就业。如今,大伦敦地区有50万人从事创意产业。


“三十幅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英国伦敦的几次转型,通过创新创意,无中生有,对于产能严重过剩,急需转型升级的中国城市,应该是很好的启示。


环境空间,自然和谐

 

4 英国随处可见的花草风景

 

工作和生活环境对于触发灵感、创新创意相当重要,是吸引创业者的重要因素。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彭博社(Bloomberg) 在伦敦的办事处位于金融城最核心地段,采用开放式办公环境,还将各种热带鱼和鱼缸请到了每个楼层。途中发现,英国居民不放过任何角落种植花花草草,院子、室内、门口、窗台、屋顶等等,家家户户都种植。

 

5 英国随处可见的萌宠身姿

 

沿途的植物丰富多彩,小动物们也非常有趣,不怕路人,还很好客。一次早锻炼途中与照片中那位有风情万种的小花猫不期而遇,她看我朝她拍照,主动摆出各种迷人造型,表演美猫打滚等套路,又跳下围墙在我脚边蹭几圈,然后敏捷的跳上2米多高的围墙。整个过程让人忍俊不禁。海鸥、天鹅、大雁也都在自得其乐。海德公园一条黄狗毫不顾忌地躺在喝下午茶的人群之中,懒散、舒适、接地气。此情此景,还会有多少创新创业者焦虑抑郁呢?


英国的生态环境非常好,空气清新、视野明亮,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除了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和海洋性气候有关外,还与英国对绿化的重视和采取的环境保护措施有直接关系。像伦敦、剑桥、牛津、约克、爱丁堡、格拉斯哥、曼彻斯特、利物浦等城市绿化覆盖率都在40%以上,做到了城市与森林融为一体。今日伦敦已成为一座“绿色花园城市”,城区三分之一面积被花园、公共绿地和森林覆盖,拥有100个社区花园、14个城市农场、80公里长的运河和50多个长满各种花草的自然保护区。


修身养性,慢中能快

良好的生态环境有助于创新创业成功,但还只是外部因素,个人修养和群体素质则是更加重要的内部因素。“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也就是说只有修身养性,才能更好的创新创业。英国所崇尚的贵族精神不是土豪精神,并不与平民精神对立,更不意味着养尊处优。真正的贵族精神,有三根重要的支柱:一是文化的教养,抵御物欲主义的诱惑,不以享乐为人生目的,培育高贵的道德情操与文化精神;二是社会的担当,作为社会精英,严于自律,珍惜荣誉,扶助弱势群体,担当起社区与国家的责任;三是自由的灵魂,有独立的意志,在权力与金钱面前敢于说不,而且具有知性与道德的自主性,能够超越时尚与潮流,不为政治强权与多数人的意见所奴役。


英国人温文尔雅、与邻为善,即使遇到陌生人也会真诚问好。自觉排队、走人行道、不闯红灯,休闲娱乐场所23点(子时)铁定打烊,商场休息日可能不营业,早餐很丰富而且变化不大。这些看似缓慢古板的生活方式,其实是一种智慧。个体自觉排队了,整体效率提高了;个体遵守交通规则了,整体通行效率提高了。张弛有度、不妄作劳,不仅个人生活品质提高了,而且社会整体医疗成本降低了。这些生活方式也与中国的养生原理和太极精神不谋而合,顾全大局、无过不及、柔能克刚、慢中能快。有300多年历史的Heythrop Park古堡东门前也是按照五行八卦设计布局,并有一片超大的太极图案草坪。


相比国内部分学者对中医和国学嗤之以鼻,前文提到的Chris Lowe 教授反而有深入的研究。他成功投资了约旦一家以传统医学为理论依据的MONOJO公司,与我们兴奋地谈论内家功夫的神奇与潜力,手舞足蹈地在我背上比划经络和穴位,并表示要把剑桥大学研究中医药的权威樊台平博士(Dr. Taiping Fan)引荐给我。樊博士是剑桥大学血管新生与中医药实验室(Angiogenesis & Chinese Medicine Laboratory)主任,他协调的欧盟第七框架计划中医药研究专项“后基因组时代传统中医药研究的良好实践”(GP-TCM)正在研究全球草药法规与功能基因组学影响中医药的发展。经典的传承与创新,我们反而落后了

 

本次研修考察返程在伦敦机场候机过程中,仍有两个细节在敲打着我。其一是窗外飞机起降非常频繁,每隔几秒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降,而这时中国国内机场正出现大面积延误。其二是伦敦机场购物可以自助刷卡付款,完全不设防;相比而言,香港机场把贵重一点的商品锁在橱窗内,大陆机场很多时候靠营业员盯着防盗。其一许是体现了规则秩序和精确管理的力量,其二则体现了创新创业环境中诚信无价,个体都诚信了,监督成本大幅降低,而生活品质大幅提升。这需要我们一起修身养性、创新创意,增强软实力,让中国和世界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