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 EVENTS

新闻与活动

财新网:为什么降息无法帮助中国经济恢复平衡

2014-12-11 文/MBA教育中心  点击量:3536

原文链接:点击阅读

【作者简介】:

        杰拉奇 浙江大学MBA兼职教授、全球政策研究所-伦敦城市大学-中国项目主管。
        Michele Geraci先生是位执行总裁级的投资银行家,在国际基金,股权投资,公司理财和管理咨询等方面拥有二十年的丰富实践经验。他曾担任欧洲、拉美、亚洲的专业通讯工程投资顾问。目前,Geraci先生正在中国担任伦敦城市大学全球政策研究(Global Policy Institute)中国项目的负责人和高级研究员,同时也是浙江大学的高级研究员。Geraci先生也受到一些著名高校邀请开办一些关于经济与金融方面的专题讲座,他也在一些著名高校以中英双语教授金融相关课程。



        【财新网】(专栏作家 迈克·杰拉奇)近期,中国央行下调了存款和贷款的基准利率。这一旨在刺激经济的举措广受市场欢迎。虽然这一事件已过去了数周,我仍认为它明显预示着中央政府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数月,甚至数年里采取一个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知道该举措可能带来的影响。

        不论是通过下调利率或存款准备金率来实现一个更宽松的货币政策都很难对经济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这对中国经济恢复平衡十分不利。我不愿看到Net-net这一投资政策越来越关注解决眼下问题,代价却是给经济带来长久的影响。这些问题将一如既往地由后人承担,而他们只会采取更加缺乏长远考量的政策。

        我曾多次指出中国提出发展经济与恢复经济再平衡这两个目标本身就是相悖的,两者不能兼得,必须有所取舍。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可以把中国人民银行本次下调利率视作一次案例研究。贷款利率下降了0.4个百分点,存款利率下降了0.25个百分点,这次非对称降息使得贷款利率从6.0%下降到了当前的5.6%, 存款利率3.0%下降到了2.75%(考虑到银行可提供高达基准利率1.2倍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存款利率可能与原来并未有所不同)。

        中国经济是由三大主体组成的:政府、企业以及个人,这三大主体以不同的方式促进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用支出法计算,生产总值等于消费总额加上投资以及净出口额。

        国内生产总值=个人消费+政府购买+投资+净出口额


        让我们把重点放在个人消费和投资这两项上,因为恢复经济再平衡正是取决于这二者的变量。即如果中国希望发展出更加平衡的经济,个人消费的增长需要大于投资的增长。降低利率能做到这点吗?我并不这么认为。

        由于存款利率并未变化,把钱存进银行也并没有变得更具吸引力,因此个人消费行为也不会较从前有所改变。由此可见,为了达到经济再平衡,我们应该采取措施减少投资行为。

        然而,利率的降低正好适得其反:更低的利率降低了贷款的成本,从而刺激了投资行为。如果这项举措有效(对于这一点我有理由持怀疑态度),那么中国的生产总值会因投资的单项增长而增长。由此我们会发现投资对中国国内生产总额的增长将占更多的比重,而个人消费所占的比重则日趋减小。这恰恰不是在恢复经济的平衡。

        因此,中国政府正以牺牲恢复经济的平衡来取得经济增长。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增长是“良性增长”吗?什么样的企业能从较低的利率中获利呢?它们能做出明智的投资吗?现在的投资又如何呢?对于这些关键的问题,我们应该扪心自问。

        我将中国的企业简单地划分为两类:一是中小企业,二是国有企业。在我看来,“良性”的发展意味着比国企更精简有效的中小企业能有更多机会获得资本,鼓励他们创新、创造,这些正是中国所需要的。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话:“中小企业的贷款门槛非常高,因为银行不愿意把钱借给他们。”如果这话反映了当下的现实——我觉得的确如此——那么当利率下调以后,银行就更不愿意贷款给这些企业了。因为如果他们本来就对6%(假设)的贷款利率不满,他们又怎么会满意现在的5%呢?结果是中小企业的贷款门槛较过去变得更高了。

        而国企如果能以更低的利率贷款,他们很可能会有更多的能力做些额外的投资。为什么呢?首先,国企和大型银行背后的股东都是政府,政府因此很可能会鼓励银行更多地向国企贷款。毕竟,政府希望通过额外投资的方式刺激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其次,较低的融资成本会使得某些国企的财政负责人更可能犯下企业融资和投资方面的错误,他们会错误地认为较低的融资成本意味着较低的项目风险。由此导致的结果是他们很可能会利用较低的贴现率换取未来的贴现现金流。这样做的结果会让本来糟糕的投资看起来像是明智的投资,而本质上并没有改变什么,仅仅是假象而已。由此,理想的情况下,这会导致更低的资本回报率,而有时这会导致负回报。


        总的来说,不论是利率或存款准备金率,一个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会让中国经济恢复平衡适得其反,它抬高了中小企业的贷款门槛却鼓励国有企业的投资。

我不知道也没办法证明中国的国有企业投资是一种低回报或是浪费资本的行为,我也不知道谁能证明他们能创造可持续的投资回报。

        作者为宁波诺丁汉大学商学院中国经济政策项目主管与金融助理教授;全球政策研究所主任,浙江大学MBA兼职教授

译者:牛亚茹